Bufo gargarizansCantor, 1842

国家保护 CITES IUCN
- - 无危(LC)
收录编辑:吴云鹤

  • 本种与圆疣蟾蜍外形相近似,但本种体腹面深色斑纹很明显,腹后部有一个深色大斑块。
  • 体长 : 雄蟾体长62–106mm,雌蟾体长70–121mm
  • 体型 : 体肥大
  • 头 : 头宽大于头长
  • 吻 : 吻圆而高
  • 吻棱 : 明显
  • 鼻孔 : 鼻孔位于吻眼之间
  • 鼻间距vs吻眼距vs上眼睑宽 : 鼻间距小于眼间距,上眼睑宽为眼间距的3/5
  • 瞳孔 : 圆或横椭圆形,黑色,虹彩土红色
  • 鼓膜、鼓环 : 显著
  • 上、下颌 : 上颌无齿
  • 舌 : 长椭圆形,后端无缺刻
  • 犁骨齿 :
  • 声囊 :
  • 前肢 : 长而粗壮
  • 指关节下瘤 : 成对或单个
  • 内、外蹠突 : 内蹠突大而长,外蹠突小而圆
  • 第二性征 : 雄性内侧3指有黑色刺状婚垫
  • 雄性线 :
  • 后肢 : 粗短
  • 后肢贴体前伸 : 前伸贴体时胫跗关节达肩部或肩后
  • 左右跟部是否相遇 : 左右跟部不相遇
  • 指、趾端 : 指端较圆;趾端钝尖
  • 指、趾缘膜 : 指侧具缘膜或无;趾侧缘膜显著
  • 指、趾式 : 指式:3>1>4>2或3>1>2>4
  • 指、趾蹼式 : 第四趾具半蹼
  • 趾关节下瘤 : 多成对或不清晰
  • 皮肤、体色 : 皮肤很粗糙,背面满布圆形瘰疣;吻棱上有疣;上眼睑内侧有3–4枚较大的疣粒,其前后分别与吻棱和耳后腺相接,沿眼睑外缘有一疣脊;腹面满布疣粒;胫部无大瘰粒。体背面颜色有变异,多为橄榄黄色或灰棕色,有不规则深色斑纹,背脊有一条蓝灰色宽纵纹,其两侧有深棕黑色纹;肩部和体侧、股后常有棕红色斑;腹面灰黄色或浅黄色,有深褐色云斑,咽喉部斑纹少或无,后腹部有一个大黑斑
  • 卵 : 卵径1.5mm–2.0mm,动物极黑色,植物极棕色或黑棕色
  • 蝌蚪 : 第31–35期蝌蚪全长30mm,头体长12mm,尾长为头体长的152%左右;体和尾肌色黑,尾鳍弱而薄,色浅,尾末端钝尖;唇齿式为Ⅰ:1+1/Ⅲ;仅两口角有唇乳突
  • 生境: 该蟾生活于海拔120–4300m的多种生态环境中。除冬眠和繁殖期栖息于水中外,多在陆地草丛、地边、山坡石下或土穴等潮湿环境中栖息。
  • 习性: 黄昏后出外捕食,其食性较广,以昆虫、蚁类、蜗牛、蚯蚓及其它小动物为主。成蟾在9–10月进入水中或松软的泥沙中冬眠,翌年1–4月出蛰(南方早,北方晚)即进入静水域内繁殖。雄性前肢抱握在雌性的腋胸部,卵产在静水塘浅水区,卵群呈双行或4行交错排列于管状卵带内,含卵2700–8000粒,卵带缠绕在水草上。蝌蚪在静水塘内生活,以植物性食物为主;从卵至变成幼蟾,共需64天左右。
  • 繁殖季节: 因地而异,1月,2月,3月,4月,5月,6月
  • 国内分布于除新疆、海南、台湾、香港、澳门外的大部分省;国外分布于俄罗斯,朝鲜等
  • 同物异名: Bufo griseus, Bufo maculiventris, Bufo sinicus, Bufo sachalinensis, Bufo andrewsi(华西蟾蜍), Bufo minshanicus(岷山蟾蜍), Bufo asiaticus, Bufo wrighti, Bufo tibetanus(西藏蟾蜍), Bufo wolongensis(卧龙蟾蜍), Bufo kabischi(沙湾蟾蜍)
  • 俗名: 癞格包
  • 中文曾用名: 中华大蟾蜍
  • Cantor, 1842: 481-493将采于浙江舟山的蟾蜍标本定名为Bufo gargarizans(中华蟾蜍)。中华蟾蜍与之后发表的西藏蟾蜍Bufo tibetanus之间存在一定的争议。西藏蟾蜍是Zarevskij, 1926: 74-78依据四川康巴高原以及青藏高原的扎曲、子曲二河的标本发表为新种的。尽管Liu, 1950: 207-212; Borkin and Matsui, 1986: 43-54; 费梁等, 2009 : 541-546; 费梁等, 2012: 254基于形态学数据,对该种的有效性给予了肯定。然而Zhan et al., 2011: 136-148的线粒体ND2基因以及5个核基因(Sox9-2, Rho-3, CCNB2-3, UCH-2, DBI-2)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单倍型/等位基因发育树上,西藏蟾蜍并没有形成一个单系,而是嵌合在中华蟾蜍的群体数据之中,同时利用核基因进行的基因分型结果中也没有观察到西藏蟾蜍所特有的等位基因,这表明西藏蟾蜍与中华蟾蜍存在大量的基因交流。考虑到西藏蟾蜍与中华蟾蜍的形态是极其相似的(Hu et al., 1984: 79-85),而西藏蟾蜍的形态鉴定特征可能是由于适应当地环境而造成的表型差异,所以Zhan et al., 2011: 136-148将西藏蟾蜍作为中华蟾蜍的次订同物异名。
    目前AmphibiaWeb, 2015将西藏蟾蜍作为一个有效种;而本网站系统与Frost, 2015观点一致,接受Zhan et al., 2011: 136-148群体研究的观点,认为西藏蟾蜍无效。
Liu, 1950: 207-212 Borkin and Matsui, 1986: 43-54 费梁等, 2012: 254 Hu et al., 1984: 79-85
  • 2015-04-23 吴云鹤添加此条目

对比栏

隐藏
pic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pic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pic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pic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